报告世界,小编能行: 序:引领成长的“知心宝典”

  海飞

正说话,门铃响,骑士快递要求“核对短信码”,卢勤一边起身报着短信码,一边说:“我看看是哪个骑士,哟,还真是很帅的骑士!”门口的快递小伙乐呵呵地抬东西、说“再见”。卢勤身上好像有一种魔力,说起话来眼睛会发光,接触过的人都会变得笑意盈盈。别看七十岁了,视频直播、网购、网约车这些新鲜事她都玩得特别溜。“我喜欢新东西。”她说。

因表现优异提前释放,在卢勤帮助下找到工作,已成公司中层干部

  在2005年阳光灿烂的春夏之交,“知心姐姐”卢勤写给孩子的新著《告诉世界,我能行!》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和长江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了。我由衷地感到高兴。一是为卢勤高兴,因为卢勤又为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做了一件有益的事;二是为孩子们高兴,因为孩子们有了一册引领成长的“知心宝典”,面对成长不用愁;三是为自己高兴,我当了12年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,终于有机会与出版界的精英、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副总编金丽红女士一起,出版一本最想为孩子们出版的书。

如果我拒绝了他

“家长应学会快乐三句话”

  卢勤似乎天生就是为了孩子们的,孩子们也离不开“知心姐姐”。因为工作关系,我们办公室与卢勤的办公室一墙之隔,与卢勤抬头不见低头见。卢勤全身心地投入到为了孩子的事业,想的是为了孩子,说的是为了孩子,做的是为了孩子。记得今年新年后的第一天上班,卢勤办公室的门还未开,一个来自东北的小伙子就带着一双哭得红肿的眼睛把卢勤挡住了,并扬言与自己的父母“势不两立”,要杀父母!本来以为这么棘手的“案例”,卢勤会很难处理,想不到卢勤一席长谈、一个建议,就使这位千里迢迢来寻“知心姐姐”的小伙子满怀希望回了东北,并很快从东北传来了“和谐”的喜讯!这就是卢勤的魅力,这就是“知心姐姐”的魅力!这些年来,卢勤在上级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,硬是把《中国少年报》的一个“知心姐姐”品牌栏目,发展成为《知心姐姐》杂志,“知心姐姐热线”、“知心家庭学校”、“知心论坛”、“知心家庭·谁在说”电视栏目、“网上知心家庭”等十多个知心品牌,一边工作,一边讲座,一边写作,炽热而忘我地为解除千家万户的两代人之间的矛盾工作,为千百万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工作。“予人玫瑰,手存余香。”构建和谐家庭、和谐社会的需要,培养健康向上的新一代的需要,使“知心姐姐”更红火了!使卢勤更红火了!

小小的成功

徐力在少管所表现很好,他积极表现,多次立功,并认真参加学习考试,为此加了分。2006年,徐力表现优异,减刑5年半,提前释放。可对徐力来说,去哪里工作又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坎。

  《告诉世界,我能行!》一书开列了未成年人成长中面对的50个问题,用“太好了”、“我能行”、“我帮你”、“你真棒”、“我要学”、“我思考”6句最简单明了的短语作为6章的题目,运用了当代未成年人生活中大量鲜活生动的例子,与未成年人平等地面对面、心贴心地进行“知心对话”。《告诉世界,我能行!》充满关爱、充满激情、充满智慧、充满哲理。成长面对的50个问题,是卢勤从长期从事“知心姐姐”工作中面对未成年人成长中的千千万万个问题中梳理出来的,卢勤的“解惑”,也是从“知心姐姐”工作的长期实践中提炼出来的,全书充分体现了“从未成年人中来,到未成年人中去”,具有了真正的时代性和实用性。

中学我就做出慎重选择,报考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,毕业后到《中国少年报》当记者,当“知心姐姐”。19岁那年,正当我要报考大学时,“文革”开始了,大学校门关闭了,《中国少年报》也停刊了。我当“知心姐姐”的美好愿望一时化为泡影。

“知心姐姐”向全国所有家庭、教育机构及所有关心孩子成长的人倡议,将每年10月25日设为知心“倾听日”。每年这一天,“知心姐姐”将发动更多人走到孩子们中间,走进校园,倾听孩子们的心声。另外,他们还计划扩充热线容量,增加倾诉通道。

  俗话说:“有苗不愁长。”当今社会经济全球化,高科技迅猛发展等外部因素,一方面为未成年人成长创造了有利条件,另一方面太多的诱惑也为未成年人成长带来不良环境。有“苗”怎么长?这是一个令全社会关注的重大课题。《告诉世界,我能行!》的出版,为广大未成年人提供了一本可翻可看,可查可依的引领成长的“知心宝典”。愿我国3亿多未成年人,在自己的成长路上,能面向世界,自豪地高声地喊出:“我能行!”

北青报:主持“知心姐姐”栏目三十多年,最初是怎样的机缘?

徐力称,释放前,知心姐姐再次来少管所,找到他说,工作不用操心,已经解决了。“当时心里还是有些害怕。”当时,卢勤老师给了徐力一个拥抱,这让他措手不及。

  2005年5月4日

从那时起,这片土地便成了我心中的牵挂。后来北京知青潘燕明通过《中国少年报》在当地捐了一所小学。学校落成时,我把两位国家一级演员邀请过去。当时下着雨,成百上千的农民冒雨看完演出,谁都不愿走。

七成孩子不愿与父母说心事

记得一次去山东采访,走进一所农村小学,一个小姑娘一直悄悄跟在我身后。我停住脚步问她: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小姑娘含着眼泪低声问我:“知心姐姐,你的辫子哪儿去了?”我随口说:“剪了。”“你什么时候剪的?”我不知怎么回答,只好说:“昨天。”她一下子就哭了。这时我才发现,她梳了两条大辫子。我的眼睛湿润了,轻轻抚摸她的辫子说:“你的辫子真好,明天我一定留起来!”这个小姑娘激动的目光,一直深深留在我的记忆中。

卢勤:倾诉对孩子来说特别重要,现在有孩子得抑郁症,就是因无处倾诉。这好比一个气球,气越来越多最后气球就会爆炸。说也好,唱也好,骂也好,要将孩子们心里的小天地腾空。

后来,我真的当上了“知心姐姐”栏目的主持人。我对幸福的理解是:干我所爱,爱我所干。2000年,中国少年报社和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强强联合,成立了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,我当了副总编辑,后来又当上总编辑,一直工作到60岁退休。

卢勤回忆,在看守所和徐力面谈了100分钟,深受震撼。徐力的妈妈对他非常严格,要求很高,因为他的爸爸不在家,内向的徐力跟妈妈沟通非常少,不会倾诉,内心积压了很多不平,最后导致悲剧发生。

新近出版《把孩子培养成财富》《告诉世界我能行》。

徐力的父亲也没放弃他。出事后,徐力在外地工作的父亲每个月都会来少管所探望,每次都鼓励他好好表现,出来后好好做人。

卢勤:最重要的是给孩子一个成功的平台。我们不光开通“知心姐姐”热线,还创办了《知心姐姐》杂志、“知心姐姐”网站,组织“知心姐姐”报告会,出“知心姐姐”系列书籍,办“知心姐姐”夏令营……我看到给孩子一个平台,让他们自己展示“我能行”有多么重要。

另一名来自河北一所打工子弟学校的学生说,她的烦恼是来到城市后,父母经常拿自己跟城市里的孩子进行比较。“我很多地方都不如他们,这让我很自卑。”

后来慢慢发现,我缺的是“知心姐姐”那种可信可亲的微笑。从此,我见人就笑,还热心帮同学解除烦恼。时间长了,我居然有了“亲和力”,和同学们的关系更加融洽了。小学毕业时,《北京晚报》记者司马小萌来学校采访我,拍了好多照片,每一张我都笑得挺灿烂。文章刊登出来第一句话便是:“卢勤总是笑眯眯的……”那张画黑板报的照片,我的小学班主任张效梅老师一直存着。前几天同学们去看她,她九十多岁了精神挺好,把照片一直给我保存着。很感激我们的老师。

卢勤回忆,拥抱时,徐力的身体是硬邦邦的。“估计从来没人拥抱过他。”卢勤也情不自禁落下眼泪。

小时候的梦想始终在激励着我,15岁那年我成了北京女一中初二年级第一批共青团员。我当了三年团支部书记,发展了20多名同学入团。下午放学经常和同学们谈心,你说我听、我说你听,越来越找到“知心”的感觉。

托朋友收留徐力就业

卢勤:当时报花上“知心姐姐”梳着两条小辫子,为了像“知心姐姐”,我也梳起了两条小辫子,还特意跑到北京照相馆照了人生中第一张“标准像”。取相片那天,我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。

“爸爸总是很忙,根本没时间陪我。我不希望每天总是无聊地等着爸爸,而是能跟爸爸一起打羽毛球、踢踢足球。”河北宣化正在读三年级的何新奥说。

图片 1

结果显示,只有26.73%的孩子表示,有了心里话最想告诉的人是父母。其中,中学生首选父母作为倾诉对象的比例为17.79%,而小学生的比例则为34.21%,这一比例随着孩子的年龄增长逐年下降。另外,有13.84%的中小学生选择把心里话埋在心里,5.61%的孩子选择跟网友倾诉。

第一次给“知心姐姐”写信就收到回信,而且被称为“小友”,我心里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成功。在什么地方有成就感就会有什么样的梦想,从此,我成了“知心姐姐”的追星族。11岁时,我立下一个志愿,梦想将来成为“知心姐姐”。

“知心姐姐”将增加倾诉通道

北青报:你参与自己孩子的教育多吗?对他期望大吗?

事实证明,徐力在公司里表现优异,很快成为这家公司的中层干部。

北青报:听起来你对知青生活充满了感念。

卢勤:上世纪80年代的孩子想自主但得不到重视,盼信任但常受忽视,想学习但心理负担太重,有爱好但得不到发展,爱交往却阻力重重。90年代的孩子渴求朋友,渴求平等,渴求倾听,渴求尊重,渴求赏识和保护。2000年后的孩子心灵成长需要尊重、宣泄、肯定、磨难,心灵成长还需要自由、包容与梦想。

北青报:这么多年和孩子打交道,你认为“知心姐姐”给孩子带来了什么?

几年前,徐力在少管所表现优异,提前释放。如今,他在一家公司上班,已成为这家公司的中层干部。

1999年夏天,我去内蒙古自治区参加一个座谈会,会上当地一位男老师带着三个小学生站起来说:“卢老师,今天我们要送您一件礼物。《中国少年报》的”做人与做事”栏目同学们都很爱看,但报纸不够分,我们就抄下来了,做了手抄本,大家传着看。送给您!”我接过三大本手抄本,只见每一页都书写工整,而且配了彩色插图。孩子们的用心感动得我流下了眼泪。

自杀女孩要见知心姐姐

被“知心姐姐”回信称“卢勤小友”

其实,卢勤早已知道这个消息,她对徐力的改变感到很欣慰,她悄悄联系自己的朋友,把徐力的情况告诉他,希望他的公司能收留这个少年犯,当时这位朋友毫不含糊地答应了。

图片 2

徐力回忆,聊天时,他一直低着头,聊到一半,他抬头看了一眼坐在面前的人,没想到眼前的人竟是如此亲切,微笑着,眼神里充满希望。

其著作都是超级畅销书,总发行量超过1000万册。全国各地巡回演讲数千场,是中央电视台、中国教育电视台、北京电视台等多家传媒名牌栏目的常邀嘉宾。

“少年犯”谢知心姐姐

前《中国少年报》编辑、记者,主持“知心姐姐”栏目。数十年被少年儿童及父母热称为“知心姐姐”。以平易、认真、深情及独具特色的亲和力,守护孩子心中的希望。

家长应学会快乐三句话

相关文章